【管理艺术学院】——读《天龙八部》有感

发布时间: 2019-05-17 作者: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:1

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在假期里我读了金庸先生的《天龙八部》,就像在角落里拾起了我曾经的玩具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亦曾像男孩子一样有一个武侠梦,快意恩仇,驰骋江湖。

天龙八部取自于佛家释义,意思是世间众生,寓意着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,背后笼罩着佛法的无边和超脱。仔细阅读不难发现天龙八部其实充满着悲剧色彩,各种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相互错杂。故事开头描写了雁门关一战,萧峰尚在襁褓,母亲被杀,父亲在雁门关外石头上写下一番话后被迫跳崖,故事由此叙述。我认为最精彩的是金庸先生对每一个人物的刻画,无论是慕容复的复国执念,还是萧峰的以天下为己任,还是段誉的痴心不改,虚竹的木讷老实都值得读者仔细推敲。尽管它是一本略带悲剧色彩的著作,但是并不影响我对书中人物的喜爱。

作为一个女孩子,相比男性角色我对书中的女性角色更为感兴趣。比如木婉清,金庸先生是这样描写木婉清容貌的:“其时日方正中,明亮的阳光照在她下半张脸上。段誉见她下颏尖尖,脸色白皙,一如其背,光滑晶莹,连半粒小麻子也没有,一张樱桃小口灵巧端正,嘴唇甚薄,两排细细的牙齿便如碎玉一般,不由得心中一动:“她……她实是个绝色美女啊!”这时溪水已从手指缝中不住流下,溅得木婉清半边脸上都是水点,犹如玉承明珠,花凝晓露。”出场时一席黑衣,脸上蒙着一块黑布面幕,露出两个眼孔,一双眼眸亮如点漆,骑着一匹叫黑玫瑰的马,擅使长剑,更为精通暗器。

我更喜欢木婉清的性格,她的师父(实为生母)修罗刀秦红棉告诉她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不能让男人看到你面纱下的容貌。所以她发誓有男人看到了她的容貌就必须娶她。再后来在大理无量山上被仇人手下追赶时,脸蒙黑纱的她,表现的极为泼辣。因屡次得段誉相助,最后在危急时刻被段誉看到绝美容颜,所以立马与段誉定下白首之约。

原著中有这样一段描写:木婉清关上房门,对着桌上的一支红烛,支颐而坐,心中又喜又愁,思潮起伏:”段郎不顾危险,前来寻我,足见他对我情深意重。这几天来我心中不断痛骂他负心薄幸,那可是错怪他了。瞧那朱丹臣对他如此恭敬,看来他定是大官的子弟,我一个姑娘家,虽与他定下了这白首之约,但这般没来由的跟着到他家里,好不尴尬。似乎他伯父和爹爹对他很凶,他们倘若对我轻视无礼,那便如何?哼哼,我放毒箭将他全家一股脑儿都射死,只留段郎一个。”这一段描写了她不知礼数的单纯,所以我爱她的不谙通人情世故的可爱。南海鳄神岳老三番五次纠缠于段誉,欲收段誉为徒,但在木婉清的帮助下摆脱了纠缠并反收其为徒,所以我爱木婉清的机智伶俐。

天龙八部中,在人物刻画上诸如此类的角色有很多很多,我也唯独对木婉清产生了兴趣。北大教授孔庆东说的好,一部《天龙八部》,既叫人忧,又令人喜;既让人悲,又使人叹。的确,看过《天龙八部》的人,都感觉不像是在看武侠,反而像是在看佛家典籍,小说自始至终都贯穿了这样一条主线:破孽渡冤,佛法无边,悲天悯人,舍生成仁。你可以说它是佛家典籍的演义,也可以说它是人道主义的复古,总之,《天龙八部》可以说是最能代表金庸人文精神和渊博学识的作品了。

管理艺术学院

会计1174班蒋幸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